產業與生活

北京在地生活資訊、創業資訊與產業動態

IPO扶貧新政迎來第一股:高爭民爆10個月閃電獲批,下一個是誰?

資訊來源:北京商報  日期:2016-11-14

IPO扶貧新政迎來第一股:高爭民爆10個月閃電獲批,下一個是誰?

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就從申報文件排隊到最終獲批拿到上市批文,在過去這對於任何一家IPO 企業而言都是一種奢望。然而,在今年證監會的IPO 扶貧新政下,這種奢望卻變為了現實,西藏高爭民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 高爭民爆” )就有幸成為了IPO 扶貧新政第一股。從最初的申報IPO 材料,到最終過會拿到上市批文,高爭民爆只花了10 多月的時間。為了能夠獲得走IPO 綠色通道特權的資格,不少新三板企業已經開始通過變更註冊地等方法主動謀變。不過,IPO 扶貧新政並不等於降低IPO 審核標準,要想順利通過綠色通道登陸A 股市場,還得看擬IPO 企業自身的經營能力。

僅10 多個月就拿到上市批文

11月11日晚間,證監會再度核發了15家企業IPO批文,籌資總額預計不超過112億。其中,擬登陸深交所中小板的高爭民爆則尤其值得注意,因為該公司成為了證監會IPO扶貧新政下的第一股。回看高爭民爆闖關IPO的全程,總共僅僅花費了10個多月的時間。

2015年12月21日,高爭民爆提出IPO申報,隨後1月28日證監會在網站上披露了高爭民爆的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招股說明書。而後,在今年9月14日,證監會在網站上公開了高爭民爆預先披露更新的招股說明書,實際報送日期為9月12日。在完成預披露更新工作之後,證監會很快就給出了反饋意見。9月14日,證監會發行監管部針對高爭民爆給出了反饋意見。而後,僅過了一個多月的時間,高爭民爆就被安排上會。在10月21日,證監會主板發行審核委員會2016年第150次發審委會議召開,並審核通過了高爭民爆的首發申請。而在僅僅21天之後,高爭民爆又拿到了最終的上市批文。北京一位資深保代則用四個字對此進行了描述,“不可思議。”該保代表示,通常情況下,發行人排隊2、3年比較正常。

實際上,高爭民爆的IPO之旅之所以能如此快速,主要是受益於今年證監會的IPO扶貧新政。今年9月9日,證監會《關於發揮資本市場作用服務國家脫貧攻堅戰略的意見》確認開闢IPO“綠色通道”:“對註冊地和主要生產經營地均在貧困地區且開展生產經營滿三年、繳納所得稅滿三年的企業,或者註冊地在貧困地區、最近一年在貧困地區繳納所得稅不低於2000萬元且承諾上市後三年內不變更註冊地的企業,申請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的,適用'即報即審、審過即發'政策。”

而高爭民爆則符合IPO扶貧的條件。資料顯示,高爭民爆成立於2007年6月,2014年1月變更為股份有限公司,註冊地位於拉薩市城關區北京西路133號,註冊資本為1.38億元,而拉薩市城關區則屬於國家級貧困縣。正因如此,高爭民爆才得以享受IPO扶貧的“綠色通道”。

想要被扶貧業績得過硬

值得注意的是,IPO扶貧並不等於降低IPO標準,這也意味著,對於想藉扶貧綠色通道而登陸A股市場的公司而言,自身業績還得過硬。

招股書顯示,高爭民爆是西藏自治區唯一一家民爆器材流通企業,主要經營範圍為生產銷售工業炸藥、工業雷管、工業索類火工品及各類起爆器材。雖然是藉助“扶貧綠色通道”登陸的A股市場,但高爭民爆的業績表現卻並未掉隊。招股書中的財務數據顯示,在2013-2015年,高爭民爆的營收和歸屬淨利潤雙雙穩步增長。其中,報告期內分別對應實現的營業收入約為1.93億元、2.29億元和2.46億元,對應實現的歸屬淨利潤分別為5202.09萬元、6428.64萬元和6628.34萬元。而在今年上半年,高爭民爆的營收約為1.48億元,實現歸屬淨利潤為4141.23萬元。

實際上,在今年9月中旬,就有過“扶貧股”因業績問題而被否的情況。在9月14日,證監會官網發布了主板發審委2016年第137次會議審核結果公告,克拉瑪依新科澳石油天然氣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油股份”)的上市首發申請未獲得通過。而發審委關注的主要問題則包括,“請發行人代表結合報告期發行人所屬項目部及其服務井口的增減變動情況、具體工作量和價格變動情況、發行人的收入及所對應的合同和獲取業務的方式變化以及2016年以來的經營情況,進一步說明報告期內發行人對中石油及其下屬子公司的業務是否存在重大依賴,發行人所處的行業經營環境是否已經或將要發生重大變化且對發行人的持續盈利能力構成重大不利影響”等。

從新油股份公佈的歷史業績來看,2015年公司業績確實出現了暴跌的跡象。財務數據顯示,在2015年,新油股份的營業收入和歸屬淨利潤雙雙同比出現下滑的跡象。其中,營業收入由2014年的約3.95億元降為2015年的約3.38億元,歸屬淨利潤則由2014年的5075.06萬元降為2015年的2533.94萬元。如此看來,發審委並未降低對扶貧股的IPO審核標準,包括可持續盈利能力的指標等依舊是判斷申請企業能否過會的重要標準。而新油股份也因此成為“IPO扶貧”政策出台以來的首個被否案例。

多家企業主動謀變求“特權”

值得注意的是,為了能夠享受到IPO扶貧新政的“特權”待遇,已經有多家企業開始按照政策意見主動謀變。

在11月10日,新三板掛牌公司鑫聯環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鑫聯環保”)發布了一份對外投資公告,公司在公告中稱,“為積極響應國家精準扶貧政策的號召,近期公司正在積極推進註冊地遷址國家級貧困縣——雲南省元陽縣事宜。”具體來看,鑫聯環保擬現金出資8000萬元,在元陽縣投資建設工業固危廢資源化利用生產鋅鋁合金項目。“很明顯是為了獲得IPO扶貧資格而在做準備。”北京一位私募人士如是說。

而在新三板為了謀求IPO扶貧福利的企業並不止鑫聯環保一家。諸如,河南中云創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11月2日發佈公告稱,擬將公司的註冊地址由河南省泌陽縣產業集聚區北環路西段,變更為河南省南召縣產業集聚區。經查詢,河南省南召縣為國家級貧困縣。而在10月24日,德泓國際絨業股份有限公司也發布了一則《關於註冊地址變更並完成工商登記的公告》。公告顯示,德泓國際已完成註冊地變更的工商登記手續和《公司章程》的修改,並取得了寧夏回族自治區工商行政管理局換發的營業執照。變更完成後,公司的註冊地由“寧夏銀川經濟技術開發區金鳳工業園區寶湖路中段”變更為“寧夏吳忠市同心縣永安路18號”。值得注意的是,寧夏同心縣同樣是國家級貧困縣。

不過,在上述私募人士看來,並非所有的擬上市公司都值得“鑽空子”去謀求IPO扶貧綠色通道的福利。“如果一些擬上市企業離貧困縣的地理位置較近的話,確實可以考慮,這樣對於企業的經營發展不會有太多的改變,還能夠享受到上市、併購重組等優惠的待遇,對於企業在資本市場的發展是件好事情。但並非全部的企業都適合去迎合政策走綠色通道。基礎設施、招商政策等方面可能會對企業造成一定得不利影響。”該私募人士稱。而上述保代同樣認為,花巨大的遷移成本去謀求綠色通道上市特權,並不一定划算。“關鍵還得看業績,經營業績好的話,過會肯定沒有問題,隨著時間的推移,以後的整體排隊時間可能都會提速。”該保代如是說。